奶油豆浆

全职/tr/剑三/es
杂食,翔哥女友粉。
LFT存大纲。

[刀剑乱舞]山姥切国広台词延伸

※乙女向

※OOC有

※文笔被吃

  “我是山姥切国広。”从恍惚中清醒过来,看到了她的面容,这就是……我的主殿吗,竟然是这样柔弱的少女,有些让人出乎意料,“……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对仿刀的身份感到在意吗?”感受到她投来有些灼热的目光,不由裹紧了身上的披布,试图遮挡住那视线。

  跟随她回到了本丸,尽管一路上都低着头,但还是在小心的观察这位审神者……好像很开朗,一直笑着的。被带到即将属于我的房间后,看着她安置好一切后似要转身离开的身影,下意识的说了出口: “我……不是什么冒牌货。”

  ……被审神者夸赞了,还是那样的形容,“漂亮之类的……别那么说。”这种词汇,与我并不搭调,反正我也……。

  分配给自己的房间好像是最靠近审神者的,这算是……特殊照顾吗,作为初始刀的,“如果是斩杀了怪物的刀本身的话姑且不论,对仿刀的灵力抱有期待是想怎样啊?”望向窗外,庭院里忙碌着的她的身影,这样喃喃道。

  审神者最近好像很忙碌,但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来找我念叨……否认了心底的些许不快,靠在角落慢慢坐下,“反正对于仿刀,很快就会失去兴趣的吧。我知道。”……摸出了一直带在身旁的,她交与我的护身符,难得发起了呆。

  听说无论是谁,第一次出征都会负伤,但如果以这为借口也太……。想起审神者闪着光一样的期待眼神,默默按紧了身上的伤口,“这样就好。变得破破烂烂的话就不会有拿我去比较的家伙了。”希望她不会……放弃对我的期待……这样贪心的想法,在脑内旋转着,干扰着,徘徊不去。

  刚刚审神者非常着急的跑过来了,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现在好像是去安排手入室的情况了,“行动不便的话很难办啊,不过留下伤痕的话倒是正好……”正好能时时刻刻都提醒我,如果不变强的话,就完全无法依照自己的心意保护她了啊。

  被任命为了一番队队长,虽然……但是果然是在意料之中,难以言喻的满足在胸口翻涌着,“由我来,可以吗?”又想起来什么,抿唇,有些动摇的这么发问了。

  明明是新来的,却被安排在了这么重要的,寻找资源的远征队伍,“ 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呢。”……既然这样,不努力收集资源也不行吧。

  审神者用难得充足的资源打造好的刀装,整整齐齐的搭放着,“ 让我用这个?”金色的,为什么要给我……不过是个没什么价值的赝品,就算没有也……“我知道了。”会好好使用的。

  穿上这个刀装,就是意味着接受了在前线战斗的责任,“ 因为是你的命令。”以这低微的身份,尽我所能,定不辜负……。

  在出阵的路上发现了看不太清楚的东西,堆放在一起的,“ 是怎么回事呢。”过去看看吧,说不定是主殿有需求的东西呢。

  出阵,到达了并不熟悉的地方,“ 气氛感觉不太好。去确认下有没有被包围。”让队员暂且原地休整,独自向周围探索观察着,万一索敌不利让队员受伤,主殿会伤心的吧。

  确定了地形和敌方阵营情况,回头向各位示意,“ 出阵。”

  奉主殿的命令,前来与实力相当的刀剑进行切磋比试,“ 对手都是闻名的名刀名剑…然而我…。”会不会给主殿丢脸了呢,我这样的刀……那就拼尽全力,打败他们吧,用实力证明……。

  “ 那个眼神,看不惯啊。”是在嘲笑我吗……真是令人不快,想要继续这样看着我的话,就等你能够接下我这次攻击再说吧!“ 斩。”

  这次的敌人非常难缠啊,黏着不休的招式也好,不停歇的废话也好,“ 我不是冒牌货!”已经够了,这种事情,快点给我结束!

  太过大意了,竟然没有注意到躲藏在侧面的敌人,身上的伤口已经变得麻木……最近的资源好像很紧张,给主殿添了麻烦吧,“ 被血污染着的样子才正好。”稍微遮掩一下吧,不能让主殿发现……。

  叽叽咕咕罗里吧嗦的真是烦死了,赝品也好正品也好,只要破坏掉就没有什么不一样了吧!“ 我要让你为侮辱我是复制品这件事感到后悔!用命来赎!”

  本丸中大部分刀剑在之前一役中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不然就是实力还不足够的短刀们,那么这次出阵,就由我一人……“ 来啊。我就在这儿,放马过来。”

  几乎是毫无悬念的拿下了誉,只要能成功归还,即使被用奇怪的言论评价了也无所谓……“ 我……就是我。”

  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后升级了,见到主殿毫不掩饰的喜悦表情却忍不住自嘲着,“ ……哼。不管变得多强,终究还是仿刀,你是这么想的吧?”……大概,是不想被留下高傲的印象而这样说了吧。

  主殿反应真的有些迟钝,经常意识不到任务已经完成……“ 喂,任务好像完成了哦。”稍微靠近了些,提醒了她。

  被委托了关于马的内番工作……并不是很擅长应对这种生物,“ ……哈哈哈。杂务正好。这样也不会有把我和山姥切比较的家伙了吧。”担忧着是不是被主殿放弃了,做事情也变得心不在焉起来。

  变得脏乱了,披布和各个地方都是,“ ……对我来说这样正合适。”今天并没有看到主殿,心情的低落似乎遮掩不起来……就保持着这个样子吧。

  最近有些不在状态,对审神者说明情况后被拜托了较安全的远征,“ 我走了,向远方。”努力收集资源吧,在回归出征队伍前都。

  初次远征是惊喜的大成功,稍微填补了本丸资源的空缺,审神者好像在担心我的情况……很高兴,“ 回来了。这样就行了吧?”

  前些天拜托刀匠锻的刀快要完成了,审神者似乎非常期待……如果是能让她高兴的新人就好了,“ 这回的刀不是仿刀吗?”

  本丸最近是快速发展的阶段,出征用到的刀装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样就行了吧。”偶尔失手做出的……呃,藏起来吧。

  随着敌人能力的增强,自己也变得有些力不从心起来……主殿端了些闪闪发亮的东西让我融合,“ 灵力,吗……。”温暖的,力量好像加强了,是什么呢……

  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达成了,检查了信箱,“ 喂,收到文书了哦。”是什么呢,有点好奇啊。

  已经不能清楚的记起刚刚发生的一切了,无法思考,“啊啊……真讨厌啊……在我消失之后,也会被继续比较下去吗……”抱歉,再也无法为你擦干眼泪了……就这么离开……好不甘心。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