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豆浆

全职/tr/剑三/es
杂食,翔哥女友粉。
LFT存大纲。

[剑网三]就是锅肉

※毒唐 毒唐 毒唐

※r18 虽然没多少肉味

※如有不适请立马回营地

  不知是不是因为距离太近,唐门与五毒这两个门派间争端似乎并没有停歇过。不过这并不能影响什么,唐燏喜欢五毒弟子——结实挺拔的身躯,油亮光滑的皮肤,直率坦诚的性格,处处都讨了他的喜欢。

  “你来,没问题吧?”捉着面前那人的手掌,唐燏眯起眼睛刮了刮他手心,就当是邀请了。

  这也不知是运气太好还是如何,在唐燏清理了积攒的零散任务返回途中,就遇上了互相看对眼的情欲对象,是个哪里都挑不出毛病的五毒弟子——至少从外表看起来。

  “当然,乐意之至。”

  街边酒馆房间条件并不能称得上好,久不见阳光而散发着并不明显的霉味,不足够柔软的床铺和装着半冷不热的水的浴桶。但不管怎么样,总比幕天席地要好些。

  唐燏仰起脑袋舔吻他的下巴,有些粗糙的胡茬同柔软的舌苔磨蹭着,“不接吻,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毒舌。”曲清霖顿了顿,提醒了句。

  “依你都依你……”唐燏抬高了些身子蹭着他的脸颊,突然使劲咬上了他的唇,舌也伸进去翻搅吮吸。被大力推开后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唇,“……谁会那样说啊。”

  “不同你瞎讲,真死了我可不好办。”曲清霖皱着眉,视线却紧紧黏着在唐燏的唇上。

  ……真是好看到不妙的程度,还带着刚刚留下的,湿润的水渍。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唐燏仰起头,拧了拧自己绝对称得上勾人的细腰,挑起眼角冲人笑。

  又过了两三秒,见那人没被自己迷惑住,只得接了下半句话,“哎呀,开玩笑的,别小看唐家堡中人对毒的造诣啊?”

  本就是为了纾解欲望,即使这个床伴意外的合眼缘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唐燏张开双腿跨坐在曲清霖身上,干脆利落地拆下多余的配饰搭扣,只挂着摇摇欲坠的衣料在身上,权当是作情趣。

  曲清霖将亲吻落在身上那人的胸口,留下鲜艳颜色的痕迹随着呼吸起伏着。不空闲的两手一路向下,四处爱抚着,两人交缠的气息湿漉漉的,黏糊着让人些微地呼吸困难。

  “磨磨唧唧的,我来。”难得体贴而放慢的动作被嫌弃,曲清霖意外地眨眨眼,随后笑开了,眼睛亮亮的。

  指尖一点点向深处蹭动,不由自主绷紧的肌肉勾出流畅的线条,汗珠顺着背沟滑到腰窝,再因为吃不住重量而向下滑到更隐蔽的地方去。

  没有沾上多少润滑的开拓异常艰难,仅探入三指,他就不耐地皱起了眉,“算了,就这么进来吧,麻烦死了。”大腿常年包裹在衣料内的皮肤紧致柔软,且蹭上曲清霖腰身的动作也随意娴熟,关于某些事的暗示诱惑露骨。

  “就让我尝尝,你这儿是不是同你的皮相一般让人着迷。”话音未落,曲清霖就狠狠撞进去,很深,惊得唐燏短促地叫了出声。

  之后模糊不清的呻吟,被高高架起的小腿,随着吞咽动作上下滑动的喉结,蠕动缠绵的内里,都迷人得无法言说。

  “我还以为你会叫得更大声些。”曲清霖单手掐着唐燏的腰,幅度加大的动作逼迫着他作出更大的反应。

  “那多没意思……不过你想听的话,”唐燏在快感的冲击下已不能很好地控制身体,强撑起半侧身子揽着他的脖颈磨蹭,复凑到他耳边放开了嗓子发出声音,拖长的尾音像在刻意勾引,“呃、唔……?这样——够不够?”

  汗水混着泪水在脸上交错,唐燏模糊想着原来自己也有这么一天……狼狈不堪,不说维持惯有的姿态风度,甚至想要把握主动权都几乎成了办不到的事情。

  “想射了吗?”曲清霖用尖尖的虎牙刮蹭着唐燏的耳尖,沙哑的声线像是试图引出些什么来。

  “啊啊?不……”唐燏拽着他依汗水而蜿蜒在背上的长发,小声却带着不容反驳的命令式道,“更加、弄疼我些……”

  余下一点时间的事情唐燏已经无法回忆了,只记得他的的确确是弄得自己疼了,疼得蜷在一起,疼得畅快淋漓,疼得清楚明白知道了真正是还活着。









  唐燏把自己狠狠丢进院子角落那个一点也不柔软的藤椅,被硌得龇牙咧嘴,蔫巴巴地唤着师妹,“梓白——梓白啊……师兄要废了……”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