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豆浆

全职/tr/剑三/es
杂食,翔哥女友粉。
LFT存大纲。

[2016叶修生贺]生理糖水


※尝试治好多年老便秘……不是,老卡文。还是很短,凑合凑合。

※纯糖,兴欣中心。

  原本就不怎么通晓厨艺的叶修,在兴欣待久了后,过惯了不用进出厨房的日子,有时候就会分不太清楚厨房放在相同款式容器里的糖和盐。

  虽然他可能只是懒得去分辨。
 

  苏沐橙喜欢甜的东西,蜂蜜、棉花糖、巧克力,一切不腻口的甜食。甚至在糖分匮乏的时候,一些不足够甜的木糖醇她也不会拒绝。

  多吃点甜的东西能让人心情舒畅,这听上去有点邪乎,不过事实的确如此没有错。

  她喜欢轻松愉快的生活,自然也就成了甜食的忠实粉丝。

  从很多角度来讲,叶修都是个称职——勉强称得上称职的兄长。他对苏沐橙的照顾并非当做任务,而是从细节流露出的,不太明显却仔细体贴得让人心头发热的。

  呃,除了生活方面。

  毕竟在这些事情上,他能完成自理就够不错了,我们也不能强求太多,是吧。

  不过我们不勉强,不代表沐橙本人也没有要求。

  “叶修——没有——糖了——!!”瞧瞧,这一听就能听出来她掐了嗓子,挤出来的叫声都有点失了真。

  “叶修——沐沐说——没有糖了——!!!”这是陈果,挺好听的声音,就是平白无故的比上一个人多出了几分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哎,自个儿买去呗,超市不就在那边……你认识的呀。”叶修嘴里埋着根烟,讲话含含糊糊的,全身上下动着的地儿就剩了手和眼珠子,屁股黏在椅子上挪都没挪一下。

  两个小姑娘眼神递过来传过去,最后以一个藏在桌子底下的OK手势收了尾。“多运动一下,对你的身体有好处。”“我俩身材保持得都挺好的。”

  可怕的老板娘,压榨员工微薄的劳动力。叶修凄风苦雨凄凄惨惨戚戚,刚磨蹭着打算提溜起零钱出门去,就突然灵光一现。

  他想到了个比较适中的解决方案。

  比如自己弄点儿理应最简单的糖水什么的。

  正如其名,就是非常单纯的冰糖,和水。

  ……呃,反正是甜的,不是吗?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烹饪台边传出,在隔音效果非同寻常的房间里回荡着。它听上去和其他房间里的风格不太搭调,只不过也并没有人注意到就是了。

  “咔哒”,是调料盒被打开了。又慢慢的有塑料勺同颗粒摩擦的沙沙声——它那么缓慢,像是在告诉听到这些的人,制造者的生疏与犹豫。

  “哎呦……”

 
  好咸。

  这是苏沐橙吞了一口叶修递过来的,被他称为叶氏独家甜口饮料的,看上去就是杯普通水的东西后的第一想法。

  虽然她根本就没有对叶修的厨艺有过期待,但这也太,令人惊讶了……

  所幸那料他没加太多,真说起来还是比海水要好喝多了。

  “别走别走,你过来尝一口。”苏沐橙吐了吐舌头,一边把水杯递回给叶修,一边环顾四周寻找能清理口味的东西。

  叶修不明所以,还当是沐橙觉得味道不错让他也喝点。又恰巧觉得有点渴了,接过来就灌了一大口。

  灌了一大口。

  呜呼哀哉。

——

  人体的组成大约有百分之七十是水分。是的,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其所占比例大到了让人有些难以置信的程度。

  有时候也不由得想,这么多的水,都存在哪里?又或者,如果没有这些水,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第一个,都存在细胞里。第二个,会变成大概已经不需要防腐剂了的木乃伊。”

  是个没有悬念也没有幽默细胞的,超规范回答。
 

  浓度为百分之零点九的氯化钠溶液多用于维持体液的张力,听起来是个非常厉害的东西。然而它的成分是出人意料又情理之中的简单。

  明明氯化钠在里面的含量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整体所能发挥的作用的关键却几乎都在于它。

  或许有那么点夸张,但它的的确确就像一个血线垂危时的治疗包,一个game over前系统赠送的复活币,一个势均力敌场面中的技能冷却时间重置——它是一个故事的转折点。

  这个定位,哈哈,是不是和叶修有点相似?

  对于兴欣众人来讲,叶修大概就是那一丢丢盐。不多,甚至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但就是很有功效,而且无可替代。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