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豆浆

全职/tr/剑三/es
杂食,翔哥女友粉。
LFT存大纲。

[周叶]好梦如旧(中)

※转折篇,特短

  本文为be,还是非常不走寻常路的be,请各位觉着肉好吃跟下来赏光的,注意辣眼睛……咳。
  不过中篇也在正经的发糖,请放心。




  叶修拍拍身侧的位置,“小周,坐坐坐。”周泽楷看看他,又看看床铺,放下手中刚刚折整齐的衬衣,听话地坐了过去。双手搭在膝盖上,乖得不行。

  叶修转过去瞧他,眼睛眯得细细的,又把周泽楷的手从膝盖上扒下来放在两边,抬头正对上他不解的表情,开始笑得特别不怀好意。

  他不紧不慢爬到周泽楷身上,小腿搁在人家大腿上,肌肉被骨头硌得生疼。

  叶修扶着周泽楷宽阔的肩膀,脸埋进他肩窝,温温柔柔的调笑,“手感真不错哈枪王大大,特别讨女孩子欢心吧?”

  叶修这么一下,周泽楷再怎么迟钝也明白了他这番动作的缘由,他觉得自己特别无辜,特别委屈,但他不说,不能说。

  “……没有。”周泽楷委委屈屈地耷拉着肩膀,看上去就是一朵蔫巴巴的花。

  “哟,你这样子,感情是我欺负你了?”叶修收起笑,绷着脸瞅瞅他,随即把周泽楷那张俊脸揉得歪七扭八不成人形。“没有什么?没干坏事,还是没有明白自己干了什么坏事?”

  周泽楷环着叶修的腰,大腿往中间一收,啪嗒一声让他落下来坐在了自己腿上。

  “没干坏事。”闷闷的,像是整朵花都快凋谢了。

  两人你来我往,个个都把话头往对方那边丢,所以直到最后周泽楷也没有承认他“干坏事”,叶修也不继续调侃他,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该干嘛干嘛。

  时间点正巧差不多,他就拽上他去洗澡。

  “别那么害羞嘛,多大个人了都。”

  周泽楷不是羞,他是反应慢上了半拍。他脑子里还转着该怎么妥帖的同叶修讲他意外被女粉丝吃了豆腐的事——

  就像是前脚还要踏入火坑冰窟里,后脚接上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眼温泉,反差太大,一时半会转不过弯来。

  “小周,转个头过来。”叶修怀里是一大捧从各处攒合起来的白色泡沫,笑得满脸不怀好意。

  周泽楷干脆也把胡思乱想都丢掉了,跟着他笑,眼珠子就那么追着叶修,注意力都不带分给其他东西一丝一毫的。

  叶修向前一步过去,变着法子把泡泡糊在笑得一脸傻气的恋人头顶,“看看,这叫什么?”

  周泽楷想说洗头,又觉得不对劲,不合适,不合时宜,于是就咽了回去,巴巴的瞅着他。肥皂水本来颤颤巍巍的挂在他眉毛上,他眼睛一动可不就全掉下来了么。

  他赶紧闭上眼睛,伸手要往旁边摸花洒。

  摸了个空。

  而后就感觉到温热的水流冲在脸上,脑袋上还多了份不轻的重量。

  “我可不多教你……听好了啊。”叶修的声音从上边传来,想来是他趁周泽楷弯下腰,把下巴尖搁在了他头顶。

  “咳,这个啊,叫白头偕老,听上去是不是特别厉害?”

  他俩洗澡也不乐意好好洗,非得折腾折腾,最后把自己给折得蔫蔫巴巴——叶修是蔫蔫的,周泽楷是巴巴的,死死巴着自个对象。

  周泽楷注意到叶修已经被浴室的水汽蒸得有点昏昏沉沉,脑袋一歪一歪的好像站着就要睡着了。

  然后他就担负起了替叶修洗完剩下那部分澡的责任。

  他单手扶着叶修,让他浅浅地靠在自己身上借点力,另只手举着花洒给叶修冲掉剩下的泡沫。他不怎么经常做这种事,所以也显得特别的欠经验,动作也是歪七扭八,让人看不下去。

  周泽楷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什么念头,他的思想没能抓住它,但是手指头隐隐约约摸到了点边缘。

  他放下花洒,指尖沾了点细腻的肥皂泡,涂在了叶修的左手无名指指根上。

  周泽楷像做了坏事怕被家长抓包的小孩子一样,偷偷的抬眼看叶修。但是他那张本该小心翼翼的脸上全是喜悦,笑容从嘴角一路往上爬,一直挂到了上边,压都压不下来。

  “白头偕老。”他几乎是用呼吸吹出的这几个字,气息拂过叶修的耳畔,亲昵又柔软。

  叶修似有所感地偏了偏头,两片紧紧合着的嘴唇也开了条缝,要回答什么似的。

  周泽楷心里忐忑呀,眼珠子转也不转地盯着他,期待他能回复那几个字,又担心他会说出别的什么话。

  气氛紧张兮兮的,时间的流逝变得模糊起来,直到最后的最后,周泽楷才发现,叶修只是皱了皱眉头,就陷入了更深的睡眠之中。

  一副被打扰了好梦的模样。

  周泽楷赌气地鼓起脸颊,又在“不能让他着凉”的担心里败下阵来,快速的收拾好心情,替叶修冲洗干净了裹上宽大的浴巾。

  其实周泽楷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好像只是许许多多的机缘巧合堆砌在一起,堆砌在一个本仅仅是由几个简洁笔画组成的字上,东拼西凑,然后就变成了一个不可捉摸的庞然大物。

  身处两个不同的战队,周泽楷明白两人平日里是不能经常待在一起的。

  但是清楚明白是归理性管,感情不是。

  思念在分离的那一天埋下种子,渐渐扎根,一点一点地攀附缠绕在左胸腔内的那个内脏上,顺着脉络血管的分布包裹住它——

  收紧,收紧,收到令宿主窒息,令他抓心挠肝也无法缓解,令他疼痛,疼痛到辗转反侧却不能干脆利落的昏迷。

  ……只有那个人是解药。

  在近几天相遇前,叶修已经有段时间不同他联系了,但周泽楷一点儿也不恼。他年纪虽然相较爱人小了几岁,但从来不仗着这个乱耍什么小脾气,反倒拼了命的想替叶修分担些事情。

  更何况周泽楷这种性子,向来更擅长闷不吭声的体贴。他有多明白叶修,就有多少倍的心疼他。他不曾做过叶修现在正做着的事,但同为战队的队长,要粗略的想象构架还是做得到的。

  帮不上忙,就少给他添乱。那段日子里的周泽楷这么想着,手上却不受控制一般摸出手机解了锁。

  他点开相册,一张张照片仔仔细细的换着不同角度地翻看,直看得自己受不住了,捂着一颗怦怦乱跳的小心脏,悄悄躲到角落里去抒发甜蜜。

评论(5)

热度(17)